瞎想乱写的影视争辩,雅观心灵是江湖的最优解

2019-08-01 00:09栏目:亚洲城

纳什的幻想都是来源于对自己的不接纳,不能接受自己被孤立以及不理解,于是有了认可自己的室友;不能接受平凡的生活,于是有了给自己刺激的工作的国防特工。而小女孩的出现,则是在他对于女主的倾慕迷茫无措之虞,小女孩的设定是失去双亲的孤儿,这里大概是为了触发纳什直面自己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依赖感。

这是一部发人深省,令人感动的电影,作为奥斯卡获奖影片实至名归。 故事发生在普林斯顿大学,纳什是一个数学天才,他恃才傲物,不愿意去上课,整天沉迷于寻找“自创性数学原理”中。他性格木讷,不善于人际交流,经常说错话,所以没什么知心朋友。同时他又渴望成功,理想是进入惠勒实验室,希望成就一番事业。 在渴望被认可和惧怕失败的双重压抑下,纳什开始出现幻觉,幻觉中有三个人。第一个是大学室友,这个室友总是能在他有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陪他说话,一起喝酒,聆听他的倾诉。第二个是军人帕彻,军人告诉纳什,苏联要在国内策划一起破坏事件,希望他能协助军方,在各种报纸期刊中破译出苏联间谍的联络方式。其实这两个人对应的恰恰是他现实生活中的两种渴望:朋友和自我实现。第三个出现的人是室友的小侄女,每次当纳什想摆脱幻觉的束缚时,这个小女孩总会用天真单纯的目光看着纳什,张开双臂等待纳什的拥抱,仿佛告诉他,这种幻觉如此美好,你为什么要离开?她的出现,喻示的是纳什对幻觉的眷恋。 纵观影片,感动我的地方有三处。 一是感动于艾西丽亚对丈夫的不离不弃,终身陪伴。在得知丈夫得了精神病后,她没有离开,而是靠着自己的微薄收入照顾着患病的丈夫和年幼的儿子。纳什精神病二次发作,但不愿接受电疗,想靠自己的意志克服病魔,因为怕病发时无法控制自己做出伤害妻子的事,他劝妻子搬回娘家居住。而艾西丽亚拒绝了这个建议,最终选择留在丈夫身边,与丈夫共同面对。 二是感动于汉森对于纳什的接纳与扶持。汉森是纳什的大学同学,但他们的关系并不融洽,经常互相用语言嘲讽和挖苦对方。多年之后,汉森成为普林斯顿数学系的主任,而纳什却成为一名精神病患者。再次见面,汉森没有以成功者姿态面对纳什,在得知纳什如果能在熟悉的环境中生活有助于病情康复时,他更是放下成见,同意纳什重回校园,即使纳什多次在学校里精神病发,汉森都能伸出援助之手,让纳什得以继续立足于学校。这对多年前的竞争对手,竟然以这样的方式成为了好朋友。 整部影片中最令人感动的还是纳什对自己的坚强自救。在最终意识到自己经历的人和事都是幻觉后,他不愿回到精神病院接受电疗,因为这样会麻痹他的神经,令他无法独立生活和思考,只能成为家人的累赘,他想用自己的意志与幻觉对抗。于是他回到校园,不惧别人的指指点点,努力通过工作和学习对抗幻觉对他的诱惑。渐渐的他精神病发作的次数越来越少,同时他对数学知识的执着追求和独特见解,也让他获得同事的尊重,成为学生崇拜的对象。最终,他重返讲台并成为诺贝尔奖获得者,成就了他传奇的一生。而自始至终,纳什的幻觉都没有消失,他只是通过意志与幻觉和平相处,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用自己的精神克服精神病的人。

纳什先生本人早已与世长辞,而我相信他的那颗美丽心灵仍长存于世,他的人生远比他的理论以及关于他的传记和电影精彩得多。 可能有人会问:“如果他不得精神分裂症,是否会在数学上取得更大的成就?”这就好比有人要问:“如果佩索阿没那么自卑,再勇敢一些,是否他就能够拥有欧菲莉亚,最终成就一段美好的爱情?”我想讨论它们是没有意义的,佩索阿如果选择了爱情,他绝不会写出《惶然录》和《禁欲主义者的教育》,也不会如哈罗德•布鲁姆所说:“此人在幻想创作上超过了博尔赫斯的所有作品。”对于我们而言,纳什的疾病经历才更具有教育意义。 精神分裂症的起源有很多种,纳什的疾病源于一种变态的幻想。他想要研究出自己的原创理论,然而在生活中又总是遇到坎坷,处处碰壁。在不断攻击、苛责自我之后,他彻底崩溃了,在影片中,他幻想出一个室友,一个特工老大,一个小女孩,他们其实都是纳什自己,他们告诉他国家离不开他,世界也离不开他,纳什不断给自己身上加担子,努力变成一个不平凡的人。可是,生活本身是平凡而简单的,纳什也是平凡人,他也意识到自己得了病,想方设法来克服这些困难,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可能他也迟疑过,甚至还怀疑过自己深爱的女人艾莉西亚是否真的存在,或许每一个悲剧中都有喜剧成份,艾莉西亚让纳什清楚地感受到,她存在着,她就在他的身边。于是后来,他不在挣扎了,他明白接纳困难才是克服困难的唯一出路,当他获得诺奖时,他还是看得见他们,那时他已不再急着去让他们消失,他们就在那里,那是平静地望着他们。 不完美是人生的必修课 ,接纳了它才算得上合格。当我们不再去反抗一些事物而是淡然地接受时,可能这时才能称得上永恒的意义,无论是事物本身还是个人情感。或许这就是美丽心灵,这就是影片所想要传达的东西 它会是解决问题的出路,它也是众多出路中的最优解。 但又不能不提及纳什均衡,这个伟大的数学命题,它也能让我能思考一些生活中的问题,难道男神就一定要和女神在一起吗?放在一百多年前 ,经济学家会给出肯定的回答,亚当•斯密的利己主义理论影响了人们的经济动机,可是他没有考虑人本身,纳什引入了人,人的面子因素所产生的影响,远大于他们的竞争结果,纳什告诉我们,男生不必配女神,如果他们都有一个良好的定位,并且其它社会因素都包容、接纳这一定位,这样才能达到共赢,实现利益最大化。可见我们不必去追求女神,只需找准自己的定位,找到自己的另一个美丽心灵就够了。 “我的追求带我穿越了物理、形而上学、幻觉,有带了回来。”纳什看到了数学背后的逻辑,他找到了他的那些原因,是艾莉西亚,是爱的真谛。 我觉得他并没有用自己的精神战胜了自己的精神病,他只是用人间的爱拉近了自己和宇宙的距离。

而直至影片最后,虽然纳什行为正常了,但这三个人物却始终存在,这也是对影片核心“接纳”的一种暗喻——不完美不会消失,但你可以选择和他们共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枫林晓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姜一袄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版权声明:本文由亚洲城网址发布于亚洲城,转载请注明出处:瞎想乱写的影视争辩,雅观心灵是江湖的最优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