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师第210话,知虫的人www.yzc88.com

2019-05-06 15:46栏目:www.yzc88.com

昨天终于看了红岩嚷嚷许久的那个《虫师》

狩房淡幽小姐面对无法选择的命运和人生,一直坚强面对,她每日足不出户,记录每个虫师经历过的杀虫故事,这些故事都难免充满了对虫世界的仇视和杀戮。每日独自一人默默誊写悲伤的杀虫故事的狩房小姐,内心依然保持着对这世界的怜悯和宽容,总是会对来给她讲杀虫故事的虫师说到自己的想法,当然没有一个虫师认同她的这个观念。

www.yzc88.com 1

真的是太静了,有意不讨好众人的感觉——画风和故事。

直到有一天遇见银古,性格淡然如水的银古也认为,虫世界虽然有时候对于人类未免过于危险,然而却也是和人类世界一样,两个世界是可以安然相处的和谐世界。两个人成为好朋友也成为必然。后面的剧情中,狩房小姐熟练淡定的面对被虫侵蚀的书,以及忍受剧痛誊写虫故事的场面,不禁让人肃然起敬。

虫师是日本的一部动漫。一部讲人与虫之间的纠葛。看了无数遍,喜欢里面静静的画风,喜欢里面看虫的视角。今天想写写淡幽,一个女孩。狩房淡幽,狩房家第四代"执笔者",自出生起右脚便封印着危险的禁种之虫而不能走路。年纪轻轻,生命却因虫而被禁锢。当然,一定是为了不让世界再次被禁种之虫破坏,所以这个家族为了这个使命,不断的书写,书写可以让腿上的墨迹减轻。将虫以文字的形式封印在专门的卷轴上。女孩的,年轻的女孩,这和古代献祭一样。几代人的用生命书写,因此狩房家造就了很多宝贵的文献存在文库里。每年总有游历到此的虫师,给淡幽讲人与虫之间的生死相博,最后虫都被虫师消灭。

一直羡慕玄幻故事里构造的那些个隐喻。比如,夏目随着年龄增长可能淡化的,见到妖怪的能力。比如,这个故事里能将眼睛灼伤的地下光流。
更重要的,总有人会不顾告诫去靠近那种异能,即使是冒着失明的危险。这“能力”是种危险呢,然而有着如此强大的蛊惑力,叫人明知不可以而为。

然而她终究要面对被诅咒了的家族命运,一只腿脚变黑,不能正常走路,必须一直忍受封禁在体内的虫的痛苦折磨,并且这种悲惨的命运还会在后代中不时出现。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誊写杀虫故事修炼自己的能力,让封禁在体内的虫沉眠,然而这个过程却极其缓慢,可能这一生都无法最终完成,那么这被封禁在狩房淡幽体内的虫就会被转嫁到后代身上。

虽然深受虫所害的她,却开始厌倦了这种杀生的故事。人与虫可否和谐共处?直到遇到了虫师银古,这个体质招虫、坚信"虫没有错,人也没有错,彼此都只是为了生存"的独眼银发男人,她才知道,原来还有人与她一样有这种想法,并付诸实践。因为想法相近,慢慢的开始对银古的到来有所期盼,期盼,他来讲述一个生存视角下的虫与人之间的故事。而不是二元对峙,非黑即白,总有错的一方——虫,一定要通过搏斗将之消灭。斗争,有时候,只为了证明对错。

它是人类进化途中没有什么实际作用而为大多数渐渐遗失的一些感应吧,这个物质的世界里看似多余的一捧心灵材质。因为掌有它的只是少数人,那么,这部分人被当做“病人”就是天经地义的了。人们的逻辑,有时着实残酷得可以。

 “即使身体被虫侵蚀,却仍然一直爱着虫,封印虫,有这样一个少女的存在。”就连事事在他眼里都不足为奇的银古,这样评价着狩房小姐。

一次银古去书库看书的时候,发现了纸鱼卵开始孵化。纸鱼是一种虫,成型的时候开始吃纸张。纸鱼吃纸,封印在纸上文字模样的禁忌之虫,开始裂变。禁忌之虫复活,秘密麻麻依旧以文字序的方式飞奔出去,想要逃离狩房书库。疯狂的乱窜的文字序列,却只能在门口的一间小屋内上下游走。慢慢的因为屋顶与墙面的浆糊使得其行动迟缓最后定格在墙面与屋顶。淡幽的守护者玉婆拿了新的卷子,淡幽一章章的开始重新修复卷轴。银古惊讶的发现淡幽竟然记住了所有写过的故事。玉婆透抱怨,纸鱼是淡幽小姐的宠物。银古惊呼这是危险的游戏,稍微不注意,禁种之虫复活,到时候,谁都没有办法封印。淡幽淡淡一笑,她存在的乐趣就是在做这种枯燥无味,却又极度危险的活计里安放一些小意外。纸鱼的存在督促她记下所有的文字,并不是一无是处。

可是,不管怎样不合时宜,它依旧是种能力。
所以,被银古治好的小翠是得是失呢,尤其当我们看到银古停靠在岸边,噙一颗烟,合上第二重眼睑独享宁谧光流的时候。

最让我感动的是结尾。空旷而寂寥的原野中,有风吹过,银古问起狩房淡幽:“脚好了以后想干什么?”
风中拢起长发的淡幽却道“想和你一起旅行,想看故事中的虫。”说完却又自嘲着说,“说笑的,可能的话那个时候我也已经成为老太婆了。呵呵~”
银古沉吟片刻,很认真的说“嗯额,行啊,如果我能活到那个时候的话。”
面对这样认真给自己承诺的朋友,狩房淡幽眼中流露出的感激让人微微觉得心酸,却又坚定的对银古说:“会活着的!”
“不,或许明天就被虫给吃了也说不定。”银古说。
www.yzc88.com,“就算那样也会活着的!”淡幽坚定地说。

银古,没有办法停留在任何一处的人。因为体质招虫,处久的方法虫便大量聚集。

两个人之间的惺惺相惜,让人感到无限的温暖和感动。。。。。。。。

淡幽,被文字的海洋吞没,却只能偶影独行的女孩。永生因虫,而禁锢在狩房书库。

一个只能在一处停留的人和一个没有办法停留在任何一处的人。差异里的共同,让差异带来了悲伤,也带了吸引力。

版权声明:本文由亚洲城网址发布于www.yzc88.com,转载请注明出处:虫师第210话,知虫的人www.yzc88.com

    随机看看

    NEW ARTICLE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