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无缚鸡之力地落下,未曾存在

2019-05-06 15:48栏目:www.yzc88.com

整个情绪基调都是淡淡的。没什么起伏,可是就是会让你陷入一种静谧的世界。总觉得自己的周围存在着什么自己看不见的东西,但你就是相信,它们存在着。

神无欲无求,与天地同在;魔随心所欲,对万物发问;人首鼠两端,徘徊一生。人性本就是神之境和魔之境的交集,既非一味率真,也非一味淡泊。本性如此,有善有恶,永远也逃不离,或许也不必逃。

当游戏和现实没有区别,

生物必有其驱动力,或为名利,或为权情,最根本的却是贪生。人可以向上追求去除欲望达到神之境界,也可以向下随心所欲达到魔之境界,这些都只是一种存在方式而已,也可以安于人这种两端残缺的生物存在模式。

又是谁闯入了谁的梦?

未曾存在(一)

未曾存在(二)

未曾存在(三)

未曾存在(四)

未曾存在(五)

未曾存在(六)

未曾存在(七)

未曾存在(八)

未曾存在(九)

未曾存在(十)

未曾存在(十一)

未曾存在(十二)

未曾存在(十三)

未曾存在(十四)

未曾存在(十五)

未曾存在(十六)

未曾存在(十七)

未曾存在(十八)

未曾存在(十九)

未曾存在(二十)

未曾存在(廿一)

未曾存在(廿二)

未曾存在(廿三)

未曾存在(廿四)

未曾存在(廿五)

未曾存在(廿六)

未曾存在(廿七)

存在不断转换,或长或久。存在不限于生物,石头云彩也是一般,说不定哪时就化成雨滴,散作尘土。万事万物、万般情感,都只是存在而已,不断转换,却超不脱这个范畴,连神佛也是这般。

存在即合理?话本无错,看如何理解。每个存在都存在于一时,在这一时刻没人可以说这个存在不合理。但一种存在存在于永恒,虽然某一时刻可能没有对应于这种存在的个体存在,但这种存在本身是存在的。

另一方面,我们又可以说每个存在是永恒的,因为虽然它只在这一时刻以这种存在方式存在着,以后不以这种方式存在时却也是以其他方式存在着。这个存在本身是无法被否定的,但以这种存在方式存在的这个存在不是永恒的。

每个存在在存在方式中的转换是永恒的,我们不能用这个存在以当前存在方式存在的合理性去否认转换的合理性。通俗点说,这就是六道轮回,不过不仅限于生灵罢了。(我们永远不能认为,在一个自己觉得恶劣的环境中,试图使环境这个存在转换存在方式,即自己眼中的变好,是不合理的)

个体与群体只是相对而言,其实它们都是存在,存在方式本身也是存在,存在方式的转换也是存在。所有存在参与世界无止尽的循环,共同维持着世界的平衡。

世界的平衡指的是世界达到内部的稳定,整个世界构成一个封闭独立的存在,除了这个存在本身外没有任何存在外泄出这个世界,内部由内部存在产生的行为都不会导致世界不再处于这个平衡。当有世界之外的存在由于各种因素进入这个世界时,世界能够将其融入自己的平衡态并保持这个平衡,或者运转到下一个平衡。

存在的行为和世界的平衡也是存在,也有多种模式,它们的模式本身也是存在。一切皆是存在,存在间的关系也是存在,存在间的转化也是存在。(计算机中,程序即数据,存储程序)

一切存在皆是合理,合理也是存在,合理的转化也是存在。合理转化为不合理也是存在,存在皆合理,所以不合理也是存在,不合理的转化也是存在。在存在的层面上,合理与不合理可以视作同一个存在类,这个存在类中有多种存在,每种存在对应着若干个存在,而这个存在类中的所有存在都可以在存在这个层面上归一,这个等价类本身也是存在。

一切意义都是附加的,不但单个人没有意义,国家、人类、生物、非生物、地球、宇宙、时空等等都是没有意义的。一切存在都没有意义,所有声称的存在的意义都是附加的,但这种附加本身也是存在,也即合理的。在存在的层面上,不存在群体比个体大、群体优先于个体的说法。存在均是无意义的,无意义本身是存在,意义本身也是存在,所以意义是无意义的。声称意义是存在,声称的意义本身也是存在,声称的意义是意义,声称的意义是无意义的。无意义是存在,无意义本身是一种声称的意义,所以无意义也就是意义,无意义是无意义的。

群体与个体都可视作存在,共同参与到世界的平衡中。而世界的平衡状态是存在,平衡到平衡的调整转换也是状态(允许转化到相同的平衡态)。平衡的转换过程也是存在,一切存在都是平衡的,所以平衡的转换本身也是平衡。

离散性和连续性:

当我们用一个存在来描述存在时,就已经是在假定存在是离散性的,当然这种假定本身是存在的。但是否可以假设,存在其实是连续性的呢?我们有见过连续性的存在么,或者说,存在的连续性是以何种异样方式体现在世界中?

诚然,使离散越来越密集可以模拟连续,但是世界可能本身就是连续的。世界是存在,存在本身是连续的。我们所能看到的离散,更可能是破坏了存在的连续性,而从孤立的视角看到的单个存在,远非存在本身。

将存在视为离散性的存在将导致很多悖论,我们尽可以把这些悖论视作理所当然,声称有即无等等。离散性与连续性本身也是存在,所以这种看法也是存在,也合理。但这种离散的看法将导致我们的大脑不堪重负,被各种想法塞满。想法也是存在,所以最终我们会被各种存在挤爆,从而迷失在存在中,变成另一种存在。这种结果也是存在,但我不一定要做这种存在,而是选择另一种存在方式,而这种选择本身是存在,是合理的。但造成不同选择的原因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做不一样的选择,为什么要做一样的选择?这些都是存在,都合理,但造成这些的差别是什么?

差别本是存在,造成也是存在,自我是存在,从众也是存在,存在间本有差别,但差别又归于存在。

所以当我们用孤立的眼光看待世界时,只能获取到对存在的片面的认识。当然孤立与非孤立、离散与非离散本身是差别,是存在。当我用连续的看待存在时,可能其实仍然是孤立的眼光,但至少,比之前的认识进了一大步。这种进步本身是存在的,非进步也是存在的,进步是非进步,非进步是进步。

存在必转化,转化必存在,这个必定本身也是存在。所有存在可视为连续的存在,贯通所有,我们在不同时刻以不同方式截取其中某点或某段进行分析,所能看到的自然就是单个的存在。但这个连续的存在包含所有存在,包含自身,包含变化,包含世界,包含平衡,而且可以是多重包含,多重交错,既复杂又玄奥。

存在是存在,不存在也是存在,存在就是不存在,不存在就是存在。当我用存在这个词来表达时,就已经偏离了我想表达的东西,但这种偏离本身是应该存在的,不偏离也是存在的,追求不偏离也是应该存在的。

当这篇文章试图探讨存在时,就已经无法完全探讨清楚,因为它本身是离散的。但离散的东西是否就是受限的,能否探讨清楚连续的东西呢?这个问题本身是存在的,它的两种回答也是存在的。我们能探讨清楚,也不能探讨清楚,因为我们本来就是清楚的,或者根本就不需要去探讨清楚。但这种探讨本身是应该存在的,正如不探讨也是应该存在的,我们都是那条连续的存在,也都不是。

当我用一条存在来形容连续的存在时,就已经失去了这个存在的真正意义,但意义本身是无意义的存在。这个存在的维度比一切都高,或者说比一切都低,它是流型,是混沌,正如它不是。它什么都是,它什么都不是。

这篇文章是存在的,我的思想是存在的。它们是合理的,也是不合理的;它们是有意义的,也是无意义的;它们是平衡,也不是平衡。
我是存在的,也是不存在的。

PS:我用了这么多废话还没说清楚,老子用4个字就概括好了——有无相生。
高山仰止之情,油然而生。

版权声明:本文由亚洲城网址发布于www.yzc88.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手无缚鸡之力地落下,未曾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