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的粗略美,还差一步

2019-05-06 15:47栏目:www.yzc88.com

虫师给人的美感是简单美,一是内核的简单,一是形式的简单
虫,最接近生命本质的生物,是一切生物的原始形态,是从生命树开始溯源最接近心脏的地方。这个地方本属于上帝,而虫师却阴差阳错地充当了造物者的代理人。
最可贵的是,虫是唯物的,每一个现象都有自己的原因和解释,没有任何造物主,即使是虫师也不能主宰他们。虫属于生命和自然。
一夜桥的虫,正向坚不可摧,逆向宛若尘灰,还有人记得吗?它代表了时间与爱情的不可逆;当时间可逆时,还记得重生的龙宫吗?又吞噬了人们活过的时间而独独造出躯壳。虫即是人心,唤起人最原始的感情。
黑、白、灰,这是哲理的颜色。虫师以这样的颜色如水墨画一般地展开,为我们的思想,也为我们的感情,而留白。

本文所介绍的为动画作品「虫师」、内容有剧透。

  一口气看完,顶着期末考挂科的压力。
  只记得那个对虫的描述让我动心,用手来比喻世界上的生物,是啊,原来一切都本是同根生,你心脏的跳动来自生命之源给与的动力。想要保护自己的话就无可选择要保护别人,保护一切,因为一脉相承,无可断连。
  虫师想说什么,想必没人会不清楚,也没人会真的清楚。我们永远是离那生命之源最远的生物,总无法深切体会远离我们的那些。
  所谓改造一切也不过是不了解世界的小孩子的狂妄之言。虫师好像告诉我们世界的一个样子,不在乎是否会得到证明,这并不是什么定理也不是什么发明,那只是藏在我们内心里最深的原始的世界。
  哀伤也好,平淡也好,虫师告诉你的是你早就知道的,原本就流淌在你血液里的。
  那些发光的虫子,或许你我都曾看到也不一定呢。
  梦里多少次你去过生命之源,所谓人类的未来,你我都早预料到,也都永远预料不到。
  虫师是预言,哀伤也许源自对自身命运的知晓。深藏在内心的知晓。

妙法既臻,菁华日振。气厚则苍,神和乃润。不丰而腴,不刻而俊。

山雨洒衣,空翠黏鬓。介乎迹象,尚非精进;如松之阴,匠心斯印。

—— 二十四画品・苍润                                                       (清)·黄钺

图片 1

「虫师」剧照

若以颜色而示,「虫师」当为墨绿色。不仅动画背景时有水墨般的背景渲染,也因故事常发生于幽山孤村之中,画面基调多以绿色为主。墨绿、由嫩绿佐以乌青点缀而成,色沉雄而苍郁,静穆中又带着生趣,正如动画所编织的世界,冷峻的叙事背后饱含着对生命的温存。

「虫」,一种最接近生命本源的生物,多数人类无法感知它们的存在,而「虫」的生存方式,又切实的影响着人类,解决由「虫」产生的诡谲之事便是虫师银古的工作。

生命的根本追求是对生存的追求,于「虫」如是,于人亦如是。这种追求并没有对错之分,只是对于人来说,「虫」造成的损害过于致命而悲切。如果说「虫」最是低等而纯粹的生物,那么人便是高级而复杂的。人类索求的不仅仅是存续而已。人有情感,时为人而乐,时为物而哀,这种感情给予了人丰沛的精神,也给予了人脆弱的神经。

图片 2

「虫师」剧照

一丸凉月、一叶孤舟,主人公来来往往总是孑然一身。因为他易聚虫的体质使得银古很少在同一地点久留。或是长时间离群索居的原因,银古身上总给人以一种寂然独立之感。「寂」、是日本古典美学的三大概念之一 [注*], 银古便是拥有「寂之心」的人。在「雨后彩虹」一话中,关于旅行主人公有一段很有意思的言论:旅行的目的是为了休息时的暇余、只是为活而活的人是没有空闲休息的。胶着于「生存」便丧失了生存的本心,失去了生命的本意,我想,这也许正是「虫师」所想阐释的。

网络上曾有这样一个讨论:你最喜欢「虫师」的哪一集?答案不尽相同、频率相近。从侧面也说明「虫师」作为单元剧的质量之高,让人难以取舍。动画的出色不仅归功于原作的精巧与导演的功底,负责音乐的长滨博史也功不可没。其配乐的 OST 空灵悠远、余韵绵长,正与动画的静谧相得益彰。

图片 3

注*:参考 王向远著『日本之文与日本之美』P.151  

感谢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由亚洲城网址发布于www.yzc88.com,转载请注明出处:虫的粗略美,还差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