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印迹,要么精粹

2019-05-06 15:46栏目:www.yzc88.com

www.yzc88.com,这个时代,要么出众,要么出局,没有中间选项,

锈过留声

在忙碌的世间穿梭着眼于眼前目标不断前行,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停一停观察一下身边的繁花似锦。
当因为错过越来越多而又无法惋惜时,有那么一群动画创作者,着眼于过去深山中一个个与世隔绝的村庄,创造出虫这一种原始的生物与虫师这一种特殊的职业,他们跋涉在深山之间与各种各样的人交流,生命中充斥着千奇百怪的经历与过后得出的简单却又深刻的感悟。他们让我知道,生活中真的可以有这么美好的感动与生命竟然是如此的美妙。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创作者们是怎么发现那些如此精致的生命的美丽。可能是生活的洪流模糊了我的眼睛冲昏了我的头脑,那些本来就可以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怎么自己就从来没有发现得到,我真是如此愚蠢以致连盖着耳朵听到的如同岩浆流动翻滚爆发般的肌肉活动血管收缩连着心脏跳动的壮丽的生理声音都未听过,分明曾经有过这么多次盖上耳朵的经历啊。那些盖上眼睑之后暗暗发光的美景那些沉睡在枕头下活跃于梦中的生机那些吞云吐雾般覆盖在身上的云衣那些在浮光跃金的水下闪闪生光的鱼鳞。我通过虫师银古的眼睛看到一个从来不曾知道身体却又确确实实地生活着的世界,透过他因为沉迷于虫的世界而坏死的眼睛发现一个看似远在天边实为近在眼前的华丽的世界。
请为了追逐着而追逐着得人们停一下吧,请计算一下失去的究竟是否比获得的更有价值,为什么别人随俗浮沉也能活得满足,为什么别人总能活得如此轻松如此快乐,为什么明明别人拥有的比自己少其实自己拥有的远远不比别人多,为什么?为什么?
生命阿,不在乎获得,在乎拥有。

这句话是出自一个年轻人口中,就是李尚龙。

黯淡的基调,漫不经心的吟唱,映射出树干的轮廓,树叶若隐若现。深灰色的凝望,流淌在吉他弹奏的溪流中。所有的画面都是抽象派,朦胧感穿透了凝望,在溪流边休憩。画面始终在黄绿色间转换,白色的光芒穿行于黄绿色的朦胧之间,愈发亮了,它们仿佛穿越了隔断的透明玻璃,带着锋芒愈逼愈近,使人无法喘息。晃动的影子被装进漂流瓶,那分明不是此,而是彼。恍惚中不禁要问:谁的影子被卷进了溪流的倒影中?这就是《虫师》的片头曲片断,伴随着一首《The sore feet song》缓缓奏出,笃定中有悠闲。

百万畅销书作家,青年导演编剧,考虫网创始人的一味90后的年轻人。

满天乌云,满地白雪,光秃的树枝,低沉而有磁性的吟诉,陌生而悲怅的幻听。银古来到这个小镇,到处都染着锈,甚至人们的身上也带着斑驳的锈。这些锈是从繁的声音里冒出来的,随着她声音的扩撒,锈渐渐爬上了树干,爬上了墙,也爬上了人的皮肤。繁的声音很鬼魅,沙哑中带着清涩,安静地听着,仿佛有一根刺钻进心里去,不停地徘徊窜动。她用这种声音叙述自己的经历,4岁之前,她发现身边的人全部染上了锈,而锈来自于她的声音。大家开始觉得身体不听使唤,严重的甚至浑身乏力倒床不起,无法过正常人的生活,繁的父母就是如此。繁的叙述一直伴着舒缓的音乐,宁谧而诡异的气氛渐渐漫溢出来。原来有一种叫“野锈”的虫潜伏在繁的声音中,它们是一种拥有奇异生存状态的生物体。它们把繁的声音当作食饵,随后附着在生物身上。

在这个不停变化的时代里,只有那些不可取代的人才能过上稳定的日子,。人不要合群,不要过别人一直走的道路。

黯淡的基调,至始置终没有鲜亮的颜色。为了不叫野锈继续蔓延,十年如一日,繁坚持不与人说话,她把秘密埋藏在自己的心里,却无法避免周遭人唾弃的目光。两年前,铁来了。所有的人都把繁当成克星,只有铁,一直关心着繁,不顾世俗。繁写给铁的信,被扔进了火炉,飞窜的火苗带走了铁燃烧的心。铁带着繁逃到了和小镇一个方向的山岭……

就像一句歌词“如果人类的脸,长得全部相同,那么你和人们的不同,就看你怎么活”

眼福眼祸

李尚龙的经历是我们这些循规蹈矩的80/90后从来不敢想的。他曾获CCTV希望之星英语风采大赛北京冠军,全国季军。从重点军校退学,加入新东方,在北影进修以后,导演的作品在博纳影城上映,成立龙影部落工作室,创立考虫网,出版《你只是看起来很努力》《你所谓的稳定,不过是浪费生命》以及《你要么出众,要么出局》

银铃般的背景音乐偶尔会穿越诡异的宁谧,走近末尾的钢琴阶梯。结尾的画面非常宁美,海滩边,两个渺小的身影,在大自然面前,人类的影象是那么渺小。铁追着繁问:去山岭么?随之画面被切换到绿色的山岭,山岭的背后是阳光海岸。银古的吟诉还在进行:据说至尽,镇上的人还能隐约听见,一个似曾相识的嘶哑却美妙的歌声,在群山间回荡……

你要么选择出类拔萃,要么被迫遗憾后悔,人生最大的失败不是跌倒,而是从来不敢向前奔跑。

黑幕中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的世界里,有气味和声音,有味道和触感,这些就是全部,这些也已足够。

www.yzc88.com 1

女孩置身于美妙的大自然间,青山绿树,鸟语花香,可惜她什么都看不见,一个落寞的背影逐渐缩小。

所以说选择怎么样的生活完全取决于你。生活中无数人敢于平淡,小富即安,认为成功是哪些出类拔萃的人拥有的。其实所有的成功者的例子,共性毫不例外,就是两个字“勤奋”。

人群中一个卖艺的女子,唱着奇怪的歌,犹抱琵琶半遮面。银古路经此地,察觉歌词似诉虫的故事。他上前了解,不料被女子拽了臂膀,拖了人去。这一幕轻松而俏皮,银古脸上的一滴汗也格外可爱。

你足够努力了吗?天赋不够,就用勤奋去补。

《眼福眼祸》的开头三段场景就是这样跳跃着切换画面的,似乎毫无头绪。然而随着剧情的推进,这一幅幅的画面才渐渐显露关联的端倪。

我们都看到了他人的成功,而始终没有看到他人的汗水。

许多道理说透彻了,就很无趣,倒不如留一点空间。《眼福眼祸》的寓意是深远的,不要单从一个角度去理解它,不要把它读得那样片面。我站在远处欣赏风景,站在这里,你是那样的,站在那里,你却是这样的了,我站在另一个别处,你又是别样的了。真正耐人寻味的寓意应该是这样的,生命需要这种多角度的视觉。仿佛被一层无法穿透的力量笼罩着,藏着引人深思的线索。

真正的强者,年轻时经历了沧桑,化解了迷茫,学会了坚强,懂得了疗伤。他们在哪都能活得很好,哪里都是自己的天堂。

周看到了一种叫眼福的虫,从此以后,这个失明的女孩看到了美丽的世界。周的父亲也是位虫师,周恢复视觉后,女孩骑在父亲的背上仰望天空,辨别世界的颜色,看晚霞中大雁飞过,这一幕实在很美。

一个人下班的时间决定了他的高度,一个人如何使用空闲时间决定了他能走多远。放弃一些无聊的追剧,刷微信的时间吧,那些都是人家的生活,

可惜好景不长,周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眼睛有异于常人,她总能比别人看得远。到后来,她的视觉开始能透过箱子找到躲藏在里面的人,甚至能透过屋子看到遥远的海。再后来,她竟然能预知别人的未来了。这种能力是可悲的,不能拥有的时候,人们都很盼望,可是一旦拥有了,倒也未必是欢喜了。更可悲的是,即便预知却不能改变即将到来的事实,因为命运是无法改变的。

生活的高手从来不会让情绪控制自己,然后作出后悔的举动,他们只会控制情绪,变成生活的主宰者。做好自己的事情,永远把目光盯紧目标,走着走着就会发现每天进步的人,才会走得更稳,才能看到更多。有事情忙碌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只要忙碌不变成无意义的重逢。因为忙碌中,人至少是进步的,那些总是在躺在浪费时间的人,永远不知道世界是动着的。

周不再有朋友,接近她的人不再单纯,都带着目的。世界一直如此,拥有特权的人,永远都要揣着一颗悬挂在半空中的心,随时准备迎接路人的挑战。免疫力强的人装了铁皮,小心翼翼地防护着。可惜,人心毕竟不是铁打的,终归不是一直无孔不入的。把心装在铁皮里,常年累月,那样一颗活生生的心,难免失去本来的鲜活。它们总是揣着怀疑,它们不再属于自己。

努力做自己,请记住,社会不养闲人。要不出众,要么出局!

父亲的去世,也是周能预见到的,可是依然,她无法改变这些即将发生的事。父亲离开后,她一直过着流浪的生活,以卖唱为生。那段日子,周的眼睑越来越透明,没有什么能阻挡她的视线。她可以预见任何人的未来,惟独她自己的,无法预见。这双眼睛看到的是遥不可及的注定的事。周一直在反复这个概念。这是一种怎样的折磨呢?没有经历过的人无从体会。

银古的孩童时代一片黑暗,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旭日,才知道光明是那样可贵。周虽然害怕失去光明,但是在她看来,只有光明的世界同样可怕。看得见一切,却寸步难行的日子,与深处黑暗却能获得自由的日子,哪一种更幸福呢?在黑暗中回味过去的光明生活下去,也不失为一种没得选的上上选。

一场噩梦使周看到了这个眼球生命终结的瞬间。遥不可及的注定的事又一次发生,眼球主动脱离了周的身体。周失掉了眼球,再也不用面对遥不可及的注定的事了,这于她而言,未尝不是一种幸运。这是解脱,是重生。

在一片阳光中,周同银古告别。她说:看不见前方,真让人高兴。这种有违常理的说辞,大概也只有体验了不一样人生的人才会脱口而出的吧?

绿之座

这一集的开头有些特别,起初屏幕上出现了这样一段字:在遥远的另一个时空,存在着一群与我们常见的低等动植物,截然不同的生物。远古以来,人们满怀敬畏地不知不觉把它们统称为虫。

这一带的树叶特别绿,绿得有些不寻常。银古路经此地,很快便发现了其中的不同。

森逻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天生就能想绿色和水一样,创造生命。这一天,森逻用左手写字。他闭着双眼,脸上是快乐陶醉的表情。突然一个鸟字从纸上跳了出来,变成一只真正的鸟,飞到林子里去了。森逻追鸟出去,恰巧遇见银古,银古伸手一捏,鸟碎了,又变回了墨汁。

银古是专程来拜访森逻的,原来森逻体内有种天生的奇异能力,他的左手能使画在纸上的生物获得生命。拥有这种特异功能是危险的,若是被世人发现了,恐怕就不能如此安静地生活了。因此,森逻的奶奶临终前的遗言就是要求他不再用左手画画,并且一直隐居在这片与世隔绝的山林里。森逻是寂寞的,在这座山林里,只有他一个人,不会有人同他说话。所以,银古的出现让他高兴。

那个时候,森逻的头脑里一直会出现一些奇怪的虫的幻觉,森逻见到过虫,奶奶却不能看见,所以根本无法理解森逻的话。银古那飘渺的声音又开始了:要分享感觉是很困难的,对方没有接触过的感觉,就不可能传达给对方知道,对没有亲眼见过的人来说,是很难了解那个世界的。

夜里,银古撞见了奶奶的幽灵,那是一具很年轻的躯体,她的名字叫廉子,在这个屋子里以半人半虫的状态存活着。原来廉子在年青的时候跟随一群虫,参加过他们的盛宴。虫为廉子准备了一个盛满酒的绿色酒盏。将酒喝下,人就会变成虫的寄生体。但是廉子并没有完全将酒一饮而尽,那时酒盏一分为二,于是廉子一半留在人间,另一半则去了虫的世界。

森逻用了自己的特异能力,用左手在纸上画了一个绿色酒盏,于是酒盏真的变成了真实体,然后分裂,与奶奶的另一半酒盏愈合,酒慢慢从酒盏的底部流出来,盛满整个酒盏。廉子喝了酒,逐渐显出了人形,森逻在酒盏中看到了奶奶的回忆,沥沥在目……

此刻,银古的声音又开始缥缈了:森逻的泪怎么也止不住,廉子的感情已经融入了他的体内。但是,酒盏破裂是多么哀伤和无奈。还有,为了感应到这些,光继续从酒盏中溢出,没有停止,一直流淌着,被光酒洒过的地方,苔藓长得很茂盛……

片尾的钢琴曲很安静,伴随着黑屏上的白色日本字直到终止。

Ps:《锈过留声》选自《虫师》第2集。
    <眼福眼祸>选自<虫师>第5集.
    《绿之座》选自《虫师》第n集.

版权声明:本文由亚洲城网址发布于www.yzc88.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古老的印迹,要么精粹